清华博士甘当电力蓝领工人 3年搞出27项发明专利_3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6-16 14:09

  今年32岁的谢邦鹏是国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的一名一线工人。然而,他却是一名不走寻常路的三清博士。这位本科、硕士、博士都在清华大学就读的高材生,只为追求自己的梦想,将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3年内谢邦鹏就率领团队申请了27项发明创新专利。面对社会上各种唯高薪论,邦鹏有着自己的人生哲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除了物质,个人的成长和进步更让我得到满足。

  从小是学霸圆梦从工人做起

  5岁上小学,高中时数理化都得过奥林匹克竞赛奖项,谢邦鹏就是人们说的那种学霸。

  1999年,他以高出四川录取线40分的成绩考上清华大学,那年他17岁,而专业,选的就是电气工程及自动化。大三时,班上很多同学都在为出国做各种准备,但谢邦鹏对此却兴趣不大,学习成绩优异的他已被保送为中科院院士卢强的硕博连读博士生。

  电力能转换成磁力,牢牢地吸引住了谢邦鹏。2008年博士毕业,谢邦鹏眼前的职业道路有很多条,但他还是难舍电力;而即便在电力系统,也有多种方向。最终,谢邦鹏的选择多少有些令人意外到国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做一名电力工人。

谢邦鹏

  对于谢邦鹏的选择,父亲很支持,母亲有点小失落,因为她希望儿子回成都。而谢邦鹏则沉浸在新工作、新生活的憧憬之中。谢邦鹏说,小时候老师问同学们长大后的梦想时,他的回答是工程师,这个梦想从未改变,只不过,这个工程师要从一线工人开始做起。

  理论结合实践菜鸟变达人

  2009年初谢邦鹏第一次跟着继保班的老师傅到一线工作时,现实就狠狠地给了他闷头一棒三清博士瞬间变成了一只操作技能菜鸟。

  继保班是浦东供电公司运检部的重要班组之一,主要负责公司管辖范围内二次设备、三次设备的运行维护,工人们要做的是日常巡视维护检修、故障抢修、新设备投用前的验收等工作。对于这些工作的原理,在清华大学苦读9年的谢邦鹏早已烂熟于心,但第一次进入工作现场、看着师傅们各自忙开时,他却只能傻站在一边,因为什么工作都搭不上手。

  虽然自己有博士学位,但都是理论知识,面对实际工作,除了从零开始,别无他路。谢邦鹏又开始发挥学霸的潜能。他一边翻看各种工作规程、说明书,一边主动向班长要活干,单位规定下午5点下班,他经常主动加班到晚上七八点。为了提高工作技能,很快他就成了班组里的劳模:拧螺丝最多、接线头最多、看图纸最多、做笔记最多。

  从零技能菜鸟到操作达人,谢邦鹏用了一年时间。时至今日,他仍坚持着工作时早到晚走,基本每天都是班组里最晚下班,已经习惯了。

  三清博士暴走丈量世博供电路径

  2010世博年,谢邦鹏他和女友黄玲在上海组建了小家庭,是不折不扣的裸婚。那一年,他从一线班员成长为现场工程师,除了继保班的工作外,还被抽调去参与世博区域变配电设备的运行维护工作。

  作为最基本的保障条件之一,电力对世博区域运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当时,谢邦鹏手头有一些前期的资料,但这些资料是不是都能和现场的设备对应得上?认真的谢邦鹏开始了排摸,而排摸的方式很原始把浦东世博区域各站点的全部供电路径走一遍。

  每天走二三十公里肯定有的,一天下来非常累。除了走路,谢邦鹏还要钻进每一个地埋变的坑道查看设备,坑道里经常有积水,经常出来后就是一身泥水,现场不可能换衣服,湿衣服也要穿一天。最终,在用双脚丈量了浦东世博区域供电路径之后,谢邦鹏和同事精确绘制出了数千条线路的接线图。

谢邦鹏

  2012年夏天,谢邦鹏凌晨3点接到一个抢修电话:35千伏黄楼站一仓10千伏出线倒闸操作时不能正常送上,他和同事董逸俊立即赶赴现场。黄楼站是一个老站,10千伏开关室里就像一个蒸笼,谢邦鹏和董逸俊进去不到3分钟,衣服就已被汗水湿透。所幸,此时的谢邦鹏已练就过硬的现场处置本领,他很快查明原因,一个小时后,更换完一个继电器,顺利送电。

  类似的紧急抢修任务,这么多年来谢邦鹏完成了无数次。

  点滴凝聚创新一句抱怨引发一项专利

  经过几年的历练后,2011年,29岁的谢邦鹏当上了继保班的班长,开始带领一个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共同前行。在谢邦鹏继保班的工具包里,总能找到一根10多厘米长的小钢管,工人们称之为套筒。这根不起眼的套筒,却是一项专利产品,而它的诞生则来源于班里老师傅的抱怨。

  在调换电磁继电器时,因为螺丝的腿太长了,用钳子拧非常麻烦,费时又费力。老师傅用土办法接工具,但效果不大好,一般也就抱怨两句。但谢邦鹏听到抱怨后却开始琢磨:既然工具不顺手,为什么不设计一个顺手的?随即,他就带领团队开始了设计,利用自己的理论知识,结合实际的工作需求,开发出了一套电气化组合式装卸工具。而就是这个简单、小巧的套筒,解决了一线工人实际工作中存在多年的大麻烦,拆一套设备就能节约1小时。

  而谢邦鹏带领团队的发明创造远不止这一项。从2011年成为继保班的班长到2013年,短短3年间,谢邦鹏就带领团队申请了27项发明创新专利,平均一年近10项,同时还发表了7篇EI、核心期刊收录的科技论文。

  最近一两年,谢邦鹏不时会听到有人跳槽的消息面对这些,谢邦鹏显出少有的淡定。2012年谢邦鹏和妻子在浦东临沂新村买了一套老公房,总价170万,贷款110多万,如今除了公积金外,他每月近一半工资要拿来还房贷,要说没压力,那是骗人的。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我喜欢这份工作,比起赚多少钱,在这个岗位上我有收获、个人能力有成长有进步,更让我得到满足。谢邦鹏说。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